体彩顶呱刮百度钱包|体彩顶呱刮数字密码|
首 页 关于法之剑 新闻动态 律师团队 业务范围 法律法规 精选案例 收费标准 法律常识 招聘实习 法律咨询 联系我们
 
Z公司与J公司二审案
发布时间:2009/9/24

[案情简介]

    Z公司委托J公司承揽加工一批产品,由于产品质量问题Z公司委托律师向J公司发了一份律师函,要求J公司就质量问题进行赔偿,但律师函由于笔误将产品的数量写错,比双方实际交易数量高出了很多,J公司遂以律师函做为主要证据对Z公司提起诉讼,要求Z公司支付未付清的货款。结果一审判决Z公司按律师函写错的数量支付J公司货款,Z公司依一审判决应付货款金额比双方实际交易金额高出近500万元。王众律师接受Z公司委托担任其二审的诉讼代理人,二审法院最终采纳了王众律师提供的证据和观点,依法改判了一审的判决,为Z公司减少损失近500万元。

 

[代理思路]

    王众律师经过仔细认真的分析案情提出了明确的代理思路,即(一)认定双方交易数量及金额的主要证据应该是合同、发货单、增值税专用发票及双方往来文件;(二)律师函不能成为认定双方交易数量及金额的唯一证据,律师函系Z公司委托他人发出,并非Z公司自认;(三)J公司应对超出双方实际交易数量和金额部分承担除律师函之外的举证责任,如合同、发货单、增值税专用发票等书证。根据上述思路王众律师开始了收集证据工作。由于双方交易时间长、批次多、品种杂,因此核对数量及金额的工作非常复杂,经过艰苦细致的工作,终于整理出全套证据,充分证明了双方实?#23454;?#20132;易数量和金额。

 

[代理词]

 

审判长、审判员:

    接受Z公司的委托及本所的指派,本律师作为上诉人Z公司的代理人参与Z公司与J织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J公司”)承揽合同纠纷一案的庭审,现根据庭审情况提出代理意见如下:

   

    一、应以当事人双方签订的合同、出具的送货单、退货单、增值税专用发票和往来函件作为认定供货数量与总价款的主要依据

    Z公司与J公司系诉争交易的双方当事人,Z公司与J公司之间签订的《?#21512;?#21512;同》是证明当事人之间存在承揽合同关系、约定的供货数量与品种的直接证据,J公司出具的送货单(包括退货单)、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及J公司主管季XX的传真函件是认定其供货数量、品种、价格等事实证明力最强的证据。认定交易双方之间的交易量以及总价款,应以该等合同、送货单、退货单、增值税专用发票以及交易双方在交易过程?#34892;?#25104;的其他书面文件作为依据。

    根据上述文件可得出以下结论:

    1、亚麻涤货款金额:9,457,328.44元

    2、其他货品货款金额:3,245,528.81元

    3、货款总额:12,702,857.25元

    4、上期结余金额:152,348.16元

    5、已付款金额:9,900,000.00元

    6、欠款金额:2,650,509.09元

   

    二、律师函不应作为证明交易双方供货数量与价款的依据

    律师函系第三方根据其自身对于事实的理解而发表的关于当事人双方交易过程中有关事项的观点和意见。律师事务所出具律师函的目的是代表Z公司告知J公司部分货品发生了质量问题,并提出损失赔偿的权利主张,而不是代表Z公司对J公司的供货数量进行确认,更不能认定是Z公司自认了其与J公司之间交易的数量和金额。

    律师函作为书证,其中体现的货品品种系律师事务所根据其自身方法进行的分类,其中体现的供货数量系律师事务所根据其自身的计算进行的统计,其中体现的供货起止日期亦为律师事务所根据其自身的判断作出的表述,并不代表Z公司的真实意思,并且律师函表述的供货起始时间有笔误。同时,在J公司对Z公司提起诉讼之前,Z公司从未委托该律师事务所与J公司之间就供货数量进行确认。

    因此,原审判决仅依据律师函确认亚麻涤三个货号在2004年12月5日起至2005年3月10日期间的送货量显属错误,应予纠正。

 

    三、J公司的主张不能成立

    庭审查明:亚麻涤的(1)合同量为367,500米;(2)J公司提供的送货单扣除退货后亚麻涤合计供货357,674米;(3)J公司提供的增值税发票中亚麻涤的数量为363,807.7米;(4)J公司季XX的传真中确?#31995;?#21512;同数量亦为367,500米,传真中确?#31995;?#22686;值税专用发票中亚麻涤的数量是363,673.1米(截止至2005年3月2日)。上述四个方面体现的亚麻涤的数量基本一致。

按照J公司的主张及原审判决的认定,亚麻涤合计供货573,766米,均超过合同量、送货单量及增值税专用发票量20万余米。在法庭调查过程中,J公司表示对于这20万米亚麻涤的送货情况,既未能提供合同,也未能提供包括存根联、备查联在内的任?#25105;?#32852;送货单,更未能提供增值税专用发票,根本没有任何证据。J公司的这一主张是不符合实际情况亦是不合常理的,表明亚麻涤超合同20万米供货的主张不成立。

 

    四、其他几个问题

    1、Z公司提供的证据充分证明2004年9月前,J公司欠Z公司货款152348.16元。

    2、双方往来传真亦能证明24554米亚麻涤的单价由27元/米降到18.86元/米,降价20万元;87195.6米竹节布的单价由14.3元/米降到12元/米,降价20万元。

    综上所述,上诉人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采信证据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的错误判决,依法改判,以维护法律的公正和上诉人Z公司的合法权益。

 

                                      此致

    XX省高级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

关于法之剑   |  律师团队   |   业务范围  |  精选案例  |  收费标准  |  招聘实习  |  法律咨询  |  联系我们

浙江法之剑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C) Copyright All 2009-2011 
地址:温州市龙港镇德雅花园20幢103室 电话:0577-64232148/59866000 传真:0577-64232100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13001991号

体彩顶呱刮百度钱包